玫瑰和猫

天光乍晓

【收本】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占tag万分致歉!!

主要是闲鱼问到绝望才来tag问一下

坐标上海有人出的话百元以内都ok

私戳面谈


【17h】 年夜饭

刀婶
女审神者x药研藤四郎
亲情友情向大概
药研前文私设猫耳
各位天使 新年快乐

“拜托了,药研。”坐在案几后面的女子眨巴眨巴眼睛,突然“啪”的一下双手合十露出甜美的笑容。
“药研的话,一定可以的对不对?”
这是新年早上的对话,女性审神者也不知是怎么想的,拉着近侍药研藤四郎要求今晚的年夜饭一定要有他参与。说起来药研作为粟田口中较为年长的一位,做菜什么的也并不是不会。想来审神者也一定清楚这点。可惜
“大将,做菜真的并非我所长。”这已经是药研不知道第几次这么回答,但女子依旧笑着堵了他回去,很是坚定地要求。
“不行不行,药研很重要的!”长发在指尖绕了绕,审神者心下有些苦恼,决定干脆干脆些,撩起巫女服的下摆选择跨过案几,然后整个人向药研藤四郎扑了过去。
大将总是要接的,药研这么想着,身体更是诚实早已先一步接住了审神者。女子抱着他好一顿揉搓,贴着药研的猫耳朵摸了又摸。
“好嘛好嘛,药研君。”
好吧,他败了。药研被她摸得炸了毛,赶紧把女子向外推推。审神者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却也端正的坐好,歪着脑袋盯了他一会儿。
“一期君真小气。”小声
这下连尾巴都翘起来了。
“大将,我们先说好。”药研藤四郎叹了口气,“做得不那么好吃可不能抱怨。毕竟我的手艺是比不上烛台切阁下的。”
审神者翻翻找找,从案几底下摸出一袋金平糖来,分了一点摊在餐巾纸上,把剩下的糖果一股脑塞给了药研。
“没问题。”
答应了审神者的事情总要早早准备起来,虽然作为近侍的事情也很多,但被药研紧凑的安排在了下午五点之前都能够做完,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时间和其他人一起准备新年晚餐。
烛台切光忠已经在准备锅物的食材和汤底,压切长谷部包揽了打下手和清理厨房,药研藤四郎环顾了一圈,有些苦恼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呀呀,不如来捏饭团吧?”鸣狐的小狐狸想药研发出了邀请,狐狸的主人也微微点头,面具底下露出一个含蓄的笑容来。
要说起饭团料理来,除了鸣狐一定要做的油豆腐饭团之外还有很多种类。药研轻轻点头,斟酌了一下审神者的口味,决定了金枪鱼和碎鱼干两种,当然烤饭团和手卷也是不可例外的。饭团作为能填饱肚子而且极为方便制作的主食,在粟田口一家也是极其受欢迎的。所以算是药研擅长的领域之一吧。况且在药研看来,饭团非常适合审神者。
鸣狐已经拌好了米饭,药研可以直接拿来铺平在竹排板上,塞上鱼肉和蛋黄酱混合的馅料,塑料膜一包捏成三角形,再包上平直的海苔片。并不是很困难的料理,药研做的很顺手。手卷只要材料备好就行,由吃的人按照喜好随意添加。有些馅料里掺了芝士片,遇到热的米饭就融化的丝丝缕缕,药研下意识的舔掉指尖的残余。围裙被轻轻拉动,药研头顶的猫耳下意识的就立了起来,回头一看是五虎退。五只小老虎其余四只不知跑去了哪里,剩下一只扒在五虎退的脑袋上打哈欠。虽是新年,但今天是个阴雨日子,小动物看起来精神不太好的样子。
“什么事?”药研在围裙上擦了擦手,逗了两下小老虎一边问道。
“药研哥,主公说想吃玉子烧......”五虎退的声音怯怯的,但药研也没有错过他眼睛里的丝丝期待。
猫耳轻轻抖动,药研看了一下厨房并没有人在用火于是很干脆的架起锅子。大将喜欢吃甜口的,于是药研拿了糖。
十五克糖对着鸡蛋打散,蛋液平铺在方锅子里文火煎至表面微微凝固,由前端开始卷起,卷好后在将蛋轻推到外侧。看了看多余的鸡蛋计算了一下,药研空出锅面再抹层薄油,倒入蛋液,再将刚煎好的蛋往上轻挪,等待新的蛋液半熟时以上述同样方式卷起。反覆几次之后将其堆在一起出锅放凉,切了一小块分给一旁的五虎退。
“端去给大将吧。”
清理了一下灶台,正巧烛台切同样开了火准备下锅食材。药研问他借了烤盘架上火,将准备好的酱油饭团放上去烘烤。
“药研很会做饭啊。”烛台切光忠夸奖他。
“过奖了,并比不过烛台切阁下的手艺。药研看了一眼烛台切锅里色泽香气俱全的菜色,觉得这句过奖一点都不过分。“毕竟还有一期哥,做菜并不是最擅长的。”
虽是这么说,光是厨房里飘荡出的香气就足够诱人了,勾来了本丸的不少馋虫不说,连审神者都忍不住过来偷偷摸了一只饭团走。
女子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比巫女服更加简单,手腕脚踝都收了口,看起来简单明快又元气满满,正不拘小节捧着一个饭团啃的津津有味。
药研无奈的摇了摇头,外面天色已经偏暗了,本丸其他人挂的彩灯星星点点的亮了起来,配合着空气中饭菜的香气,随着晚风飘过整个本丸,像极了幸福的味道。他刚刚碰见了兄长,一期一振亲吻他的额头,塞给他一个很大的红包。
“呼呀!”药研一个不小心,被审神者抓了个正好,女子又是抱着他的猫耳揉了又揉,然后依依不舍的松开,拉着人到稍微清静的廊边坐下,悄悄分给他半个饭团。
“这好歹是我做的,不用这么偷偷地给。”虽然这么说,药研还是接过饭团陪她一起吃。
“药研的手艺明明很棒,一定是想藏起来给一期一振才一直拒绝我的!”审神者笑嘻嘻的把油往药研的围裙上擦。
“但是为什么是饭团呢?”
“想做就做了,这个没有为什么的吧。”药研向路过的某位刀剑男子借了件外套给审神者披上示意她晚上还是很冷。女子了然的拢了拢外套点点头跳下廊。
“我去前面看看其他人,药研也来啦!”审神者向前跑了几步又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噔噔噔跑回来。
“药研君!新年快乐!”审神者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包塞到药研手里,“新的一年,也要多多关照哦!”
药研藤四郎朝她笑了笑,应她:“那么大将,新年参拜可不能忘了啊。”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本丸的彩灯映照地夜空五彩斑斓。药研突然想起了饭团的理由。由米饭包裹的,丰富多彩而满溢的馅料,加之只有在咬下去的时候才知道内容的感受。寓意可谓是,惊喜,也不为过吧?
嘛,总之新的一年,也请多多关照了。
这么想着,药研向着热闹的人群缓缓走去。
——————end——————
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吧唧啵
@daojian乱舞审神者专属墙

死在老福这么久了我居然还在涨粉
要血命
开开百粉点文
各位客观看看呗 我抽三个梗写

【一药】君即良药


高能ooc预警复健产物 可能会继续装死
梗:花纹症 cp:一期一振x药研藤四郎【花丸】
感谢阅读和喜欢 晚点会开百粉点文谢谢各位 番外有肉 晚点放评论

“没救啦。”女子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药研藤四郎背后的花纹,思考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轻快的回答他。
“大将......请您不要开玩笑了。”药研苦恼的看着他的大将,背后的花纹才堪堪盘绕到腰间,时不时会带来火辣辣的疼痛。饶是药研藤四郎定力惊人也忍不住撇眉。
审神者无奈的又绕着药研转了一圈,伸手点了点药研腰上那朵淡青色的花苞,看着那副纤细的身体抖了抖于是收回手,“看起来像是樱花呢,至于青色的话......”女子愉悦的眯起了眼睛:“是一期一振吗?你暗恋的刀。”
确实,药研藤四郎心慕一期一振已久,却不愿捅破那层隔膜。会为难的吧,一期哥。明明只是当做兄弟罢了。抱着这样的想法,无数的话语被药研藏进腹中。
“这叫做花纹症,只存在于暗恋他人的人身上。患者身上会显露出被暗恋的一方所喜欢的花朵的样子,等到布满全身的花朵绽放的时候就会“嘭——”的一下变成花瓣死掉哦?”这下女子终于坐下来严肃的说话,趁着药研穿衣服的时候感慨了一下,“哎,真可怜呢。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哦,只要得到心爱之人的回应的话,一个亲吻就可以解决了呢。”
药研轻轻地扣上拉门,脑中还是女审神者鼓励的微笑:“去告白吧药研君,可千万不能死掉哦。”
啧,怎么可能做得到。那可是一期一振啊。药研藤四郎最喜欢,最信赖,最敬爱的兄长,怎么能被这样的感情......
药研难得的烦躁起来,背后的花纹又开始作痛,透过疼痛似乎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花枝生长的速度。疼痛的感觉在药研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变得越发清晰,甚至都无法入眠,反复碾转反侧的动静他自己听着都担心,为了不影响到兄弟们,药研单独向审神者讨要了手入室的暂住权。
  “这样好吗?一个人单独承受很痛苦吧。”审神者担忧的询问,不过还是同意了他的要求,只是告诉他一定要每天来汇报一下身体的状况,为了方便甚至将近侍的职位暂时交付了给他。这样药研就更忙了,浅眠的时间都少得可怜看起来越发脆弱,但好过时时被疼痛折磨吧。
一期一振不了解他最爱的弟弟最近是怎么了,虽然药研平时也很独立,但现在几乎是在躲避他了。粟田口睡得是大通铺,忧心弟弟起夜的一期一振睡得不是很深,他知道药研搬走之前的几个晚上睡得都不好,本以为只是做了噩梦,没想到严重到要搬走的情况了。
“主上,您了解吗?”一期一振跪坐在审神者面前,姿势与不久前的药研无碍。真是苦恼呢,被嘱托了的女子不能够告诉一期一振全部事实,“药研最近是近侍哦,很忙是正常的呢,要找他的话可以去手入室。我批给他了。”对于一期一振关于药研情况的问题一概略过不提,女子只是告诉他找到药研的方法。
“但是”审神者在他离开前告诉他:“没有办法确定对药研的感情之前,不可以去找他哦。”感情?眼前似乎浮现起了药研纤细的背影,眼镜下流露出的依赖,偶尔露出的,如同樱花花瓣那样柔软而美好的笑容。作为付丧神的一期一振经历了岁月蹉跎,他明白自己对这位弟弟的感情,并且能够完美的按捺。一期一振觉得,作为兄弟的距离,是他能够把控的,最安全的距离。而审神者的话明显是在告诉他,药研发生了什么事,需要他的感情作为依靠。无需再压抑,一期一振没有停下走向手入室的步伐。  “嘶......”药研藤四郎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身体,避开所爱之人一点用都没有,青色的花纹已经遍布了后背盘上胸口,小巧的花苞点缀在如玉的肌肤上,妖冶却能带来无边痛苦。几乎疼的连手入室的门都出不了,好在审神者进来都没有安排出阵的任务,无需他出现在大家眼前。
当他穿上衣服的时候门被拉开了,心心念念的男人就站在门口,以一种温柔的,似乎在看到爱人的眼神看着他。什么呀。药研嘲笑自己都快出现幻觉了,可惜一期一振明显不给他愣神的机会,三步并作两步就将少年微凉的身体抱在怀里。
“为什么要躲着大家呢,药研?”一期一振觉得怀里的身体瘦的硌人,短暂的拥抱之后微微拉开距离,却为药研眼中的一片水光所震惊。疼痛,看到一期一振的瞬间花纹所缠绕的地方燃起一片灼热的疼痛,无数的细胞叫嚣着,混合着药研思念和爱意在胸腔里翻搅,莫名的一种委屈的情绪勾的鼻尖发酸。
“......疼”少年小声的呢喃,一切强硬和独立在他所爱的兄长面前化为乌有,只剩下那个,干干净净爱慕着一期一振的药研藤四郎。
“怎么回事?”不用解开太多的纽扣,一期一振就可以看见遍布药研身体的青色花朵,不明所以的他轻声询问少年,却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
“喜欢......一期哥,就会疼。”兴许是被疼痛折磨的太过脆弱,还是回想起了那天审神者告诉他“千万不要死哦”的表情,此刻的药研藤四郎意外的坦诚,指着半袒露的胸膛上的花纹这样回答,“樱花,是一期哥喜欢的花吗。”
怎么做才能......一期一振话没问出口,就被药研难过的神情所打断,“需要,所爱之人的回应的亲吻。但是一期哥对我只是......兄弟,所以......”
在担心这个吗,男人露出无奈的微笑,指腹抹去了药研眼角的水光,垂首虔诚的将吻落在药研胸口半开未开的樱花骨朵上。
满月下的万叶樱开得正灿烂啊。
——end——
广告群宣:欢迎大家加入lof一药环球金融公司总部,群598149247,总体来说是一个一药同好唠嗑群,当然有一部分lof一药常驻户在内,还有就是我这种沉迷复健弧极长的透明文手啦。大家都非常好相处,我们需要新血液啦,有新人了就开游戏玩哦,拜托各位了哦。

致歉

我的天使们言辞过激,这样就不帅气了呢。
我给他们道个歉,就不要让事情继续恶化了吧。
你们都是知书达理的天使,要给别的圈留下好印象哦。

亲亲我好吗

安生:

摸鱼,字很丑注意
梗在p3,空间列表转发看到的_(:з)∠)_侵删

学农长弧五天没有手机???
gg
祝我好运

【一药】纯白色的你

【一药】纯白色的你
私设多,不喜勿入,感谢小天使的阅读。
给江泳小天使的生贺,请不要嫌弃我呜呜呜。
本来是说写肉的 但是这两天网络好像在查?
过几天另放吧 评论也会记得回来放链接的

“药研,我们结婚好吗?”一期一振在一个阳光和熙的下午,向他的爱人药研藤四郎提出了这个请求,风很柔和,天也不热,一期一振的掌心里却像初恋的少年一样布满汗水。他暖金色的眼眸紧张的看着药研藤四郎,像是在等待着一个审判。
“好哦。”药研却是极为直白的回答了他。这是个难得悠闲的午后,其他兄弟们都在房里睡午觉,药研坐在廊边晃腿,荡出一抹雪白的弧度。他很喜欢这个能和一期一振独处的空档,望向一期一振的紫藤色眼瞳里盛满了喜悦。这对一期一振来说是一个惊喜,或者说药研藤四郎的存在对他来说本就是个惊喜。男人极为轻柔的亲吻上药研光洁饱满的额头,饱含了最真挚的情意。
少年却贪心的索要更多,药研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唇,嫩红色的柔软的唇瓣像是新雪上的玫瑰花瓣,带着微微地凉意,携了任君采摘的诱惑向一期一振邀请,一期一振却只是含住了他的唇,舌尖勾勒了一圈那美好的形状便放开了他,浅尝即止。
“一期哥?”药研很是疑惑地看着他。“太高兴了,我怕再亲下去会忍不住吃了你。”这样的眼神引来男人的一声轻笑,一期一振吻了吻药研的眼睛,低声述说着什么,两人之间流淌的浓浓情意仿佛在阳光下闪着甜蜜的蜜金色。
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要结婚的消息并没有瞒着众人,于是这个消息便在一众有心的兄弟们的催促下飞快的传遍了本丸。审神者听闻了情况之后拿袖子掩住嘴止不住的笑:“一期一振居然会打直球,真是没想到啊。”然后一挥手很阔气的把本丸的小盼播出了一大半。“拿去吧,布置本丸什么的,多下来就当新婚礼物了,让他俩出去度蜜月。”女子微笑着这么说。这又是让粟田口的孩子们一阵兴奋,是撒欢儿了地布置,鲜花,礼服,新房......人类世界的仪式竟是叫他们布置的整整齐齐。
看着弟弟们忙的高兴,一期一振和药研也就乐的让他们忙去了,只不过这般热情也带来了一点点麻烦。
“这是主上说的传统哦,在人类世界里,新人结婚前不能见面的哦。”乱藤四郎这么说的时候,语音还带了微微的调皮,随即就动手把药研拉走了。
这对药研藤四郎来说或许没什么,依旧可以一天泡在手入室里,只是缺少了定时会来找他的一期一振而已又或者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有点缺少温暖。
对一期一振来说可是难耐的很啊,明明知道爱人就在不远的地方工作,却无法相见,无法触碰,不是很痛苦吗。
幸好粟田口的短刀们在一期一振的想法爆发出来之前布置好了婚礼的一切。
这也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药研藤四郎被乱拉进主上特别的小房间,审神者正在对着白无垢苦恼,见他进来于是招招手:“药研过来试试,我把婚服改成了裤子不知道好不好看呢。”
面对眼前明显是女式服装硬改过来的服饰,和几位闪闪发光的眼神,药研也不知道怎么拒绝他们。
他只是觉得这是一个表示他和一期一振在一起的仪式,一下子那么隆重起来反倒不知所措。
药研的身体架子纤细,略显繁复的白无垢套上之后整个人显得更加精致可爱,像是精品店里等待拆开包装的精美礼物。
审神者觉得药研天生丽质,并不需要化妆品的修饰,寻思了一下拿口红在光洁的额头上点了一抹红色,仿若相思红豆。
然后药研藤四郎就在一众兄弟们的拥簇之下穿过庭院,高高的木屐踩在草地上让他走的有些慢,却又偏偏应该这般,莲步生姿。暖色的阳光照耀下来,在白无垢的外围勾了金边儿,映的药研真真像是天边走下来的人儿。
穿过人群 ,穿过花廊,穿过无重数的笑脸的祝福,一期一振在尽头等他。
新郎礼服把他衬的更英俊了。药研这么想着,伸手牵住了一期一振伸过来的手。一期一振牵着药研的手放到唇边轻吻一下,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他。
药研藤四郎小步的走到一期一振身边站定,牵着他,一起面对站在前方的审神者。
女子今天难得出了房间,穿了一身浅色和服,带着款款笑意询问道:
当你的手牵定他的手,从这一刻起,无论贫穷和富贵,健康和疾病,你都将关心他,呵护他,珍惜她,保护他,理解他,尊重他,照顾他,谦让他,陪伴他,直到永远,一期一振吉光,你愿意吗?
当你的手回牵定他的手,从这一刻起,无论贫穷或富贵,健康或疾病,你都将忠于他,支持他,帮助他,安慰他,陪伴他,直到永远,药研藤四郎吉光,你愿意吗?
我愿意。
两个声音重合在一起,表达着同一个美好的意念。我想和他在一起,风雨也好,阳光也好,与你共渡,与你共载。
我想和你在一起。
“那么一期一振,你可以亲吻你的爱人了。”
药研从一期一振阳金色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也看到他的爱意。覆在唇上的另一瓣唇温柔的亲吻,迷蒙间呢喃这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情话。
我爱你,我爱你。
从今之后,再无其他。
——end——
gg,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几把玩意。
天使生日快乐。 @江之永矣

生贺生贺 大早上又卡文的我啊
死亡

【一药】熊熊和巧克力

Cp主一药

这是前对象送了我一大只熊熊的产物,七夕节分手也是没谁了,心情不好于是文笔有点差。

怎么说呢当然也是给大家七夕节的贺礼

七夕节到啦,脱单了吗你

要没有的话,张嘴吃糖啦

本丸设定,私设女审x长谷部ooc严重不喜勿入

感谢每一个阅读的小天使

 

最近本丸之间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暧昧气息,先是审神者吩咐了她的近侍把本丸好好地装扮,也不知道是get到了什么点,花朵换成了玫瑰,细节的角落可以找到遗失的小心心,整个本丸笼罩在月色里的时候,像是在众位刀剑男子心里勾了把火。

“是七夕节要到了哦。”女子被问到的时候这么轻轻地笑了起来,眼神瞥了一眼跟在后头的近侍,压切长谷部,“是中国那边传过来的节日,相传在每年的这个夜晚,是天上织女牛郎鹊桥相会,是个很浪漫的爱情故事。古时候女子要做很多事情呢,不过你们都是男子,过个气氛就好啦。”审神者低头思考了一小会,换了一种解释:“嘛,虽然你们当做情人节过也没有问题啦。爱人之间互相送点小礼物什么的。啊啊,想吃巧克力了呢。”

大家看到立在她身后的长谷部好像突然怔住了,然后悄咪咪的跑走。然后审神者在七夕的当天收到了一份手工巧克力,站在她面前的人红着脸半句话说不完整的样子:“第......第一次做这个东西......还请主上不要嫌弃!”,然后压切长谷部先生当晚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亲吻。

可能是最后那句“爱人之间互相送点小礼物”的问题,导致本丸当天互换礼物的情侣并不少。药研吃早饭的时候余光瞥到跑去隔壁三条桌的鹤丸国永掏出了很正经的茶叶和茶点。

“哦呀,吓到了吗,这可是很正经的礼物哦。”鹤丸本人倒是没什么自觉,和往日一样嘻嘻哈哈的冲着三日月笑。如果忽视掉他拼命往三日月的长凳上挤出一个位子的动作的话还是很赏心悦目的,药研藤四郎这么觉得。

说起来一期一振这几天好像再做什么神神秘秘的事情,连着粟田口一众都帮忙打掩护,好像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这可咋整?

药研藤四郎觉得不能这么下去,他感觉非常好奇他的兄长有什么秘密是不可以告诉他的,还要拜托一众兄弟帮忙捂着。不过现在不行,为了这个兄长,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药研默默地解决了饭菜,顺便收了兄弟们吃下的盘子一起端到厨房去。不意外的看到了在洗盘子的压切长谷部和烛台切光忠。

“呐我说长谷部,请你帮个忙。能不能教我那个巧克力怎么做。”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黑发少年的语气里带了些许不好意思。

“啊那个啊,烛台切帮我了很多忙,你让他来教你。”

这边的少年一个人在做手工巧克力呢,那边的青年在做什么呢?

“一期哥,不是这样的啦!”粟田口的短刀们意外的都很擅长手工。啊?你说药研?人家擅长生物制药。这下被手工帝们包围的一期一振也很是苦恼,弟弟们太能干了。“一期尼别走神,你眼睛订歪了不可爱了啦。”乱藤四郎一遍用撒娇语气提醒他的哥哥,一边帮着拆线。

一期一振手里明显是一只还没做完的布偶熊只不过体积和短刀们差不多大小。手工的布偶熊看起来虽然有点粗糙,但是充满了满满的温馨味道。

“一期哥的手不巧哦,明明做饭那么好吃的。”短刀们一边嫌弃他,一边帮着精修。

哦呀哦呀,都是在忙着恋人的事情吗。

药研觉得大晚上被等身布偶熊砸到的惊喜实在有点大,他的巧克力还没有来得及送出手,球形的糖果被包装在了红色的心形盒子里放在一旁。他艰难的用一只手抱住熊的脖子,另一只手推推眼镜:

“一期哥,这个是?”

“七夕节的礼物,我做的,弟弟们也帮了很多忙。”一期一振对于自己做手工还要弟弟们帮忙这一点显得有点耻,却看到药研把脑袋埋进了布偶熊柔软的毛里。

“一期哥,我不是小孩子了。”药研的声音闷闷的,但是听得出喜悦。

“可你还是我的宝宝。”一期一振失笑着附身去亲吻药研,唇舌相抵缠绵不已。就在他们亲着亲着摇滚到床上去的时候,药研推了推一期一振的胸口,拉开一点距离。

“一期哥等一下,我也有东西要给你。”药研拿过被遗忘了一会儿的巧克力盒子,脸色红红的递给一期一振。“也是我自己做的,一期哥不要嫌弃。”

少年坦率而真诚的眸光让一期一振心情更好了,他拿了颗巧克力,叼着一半然后喂给药研。浓香的可可味道在两个人的唇齿之间散开,带了点微微地苦。仿佛是那份为了爱人而小心翼翼的心情。

巧克力很甜,熊很可爱,我很喜欢你。

感谢有你陪伴的每一个日夜。我希望未来也能与你并肩,与你同行。

——end——

我昨天分手心情真的差极了,真的真的很感谢有你们的陪伴。

你们把我哄得很好,才让我停住眼泪。

送给在我身边的你们和看完这篇的小天使们。

啊~张嘴吃糖啦。